• 当前位置:
  • 首页
  • >
  • 新余房产
  • >
  • “抢救”新余老工业记忆!同志,你还记得这首老歌吗?_政务_澎湃新闻-The Paper
新余房产

“抢救”新余老工业记忆!同志,你还记得这首老歌吗?_政务_澎湃新闻-The Paper

2021-10-21来源:新余搜房网“抢救”新余老工业记忆!同志,你还记得这首老歌吗?_政务_澎湃新闻-The Paper


新余公布往期热文推荐

▶中共中央要求:易炼红任江西省委书记▶“金门海域,美国人不得护航”▶江西省疾控中心10月18日公布新冠肺炎疫情紧急风险提醒关注新余公布的朋友们应该有印象,几年前,新余公布策划推出了“新余记忆”系列报道,该系列推文引起了万千网友的回响。其中一篇关于铁坑铁矿的文章中时隔四年之后,铁坑铁矿所辖地湖泽镇的乡镇干部偶然中找到了这首歌的创作者之一——上文facebook中这位名为“老爷子”的网友——铁坑铁矿80岁的退休工人陈建保。在当地乡镇干部,热心音乐人士等多方希望下,今天,这首具有61年传诵历史,印刻着新余的老工业记忆却即将被世人消逝的“矿歌”——凤凰山之歌,再度再现。

大家一起来讲出↓

10月16日上午,记者和湖泽镇宣传干部曾甜甜、分宜县音协主席马银花一起来到了盛泰园安置小区“老爷子”陈建保家中,记录并完善这首新余老工业记忆歌曲——凤凰山之歌。

一首61年前的矿歌——凤凰山之歌

陈建保出生于1941年,原籍山东,是第一批铁坑铁矿建设者。1959年,作为一名高中毕业的知识分子,18岁的陈建保从上海回到分宜铁坑,在矿上专门从事化验工作。铁坑铁矿最开始叫“凤凰山铁矿”,隶属于南昌钢铁厂。1960年底,为了参加当时南昌钢铁厂的元旦会演,陈建保和另外两名文艺爱好者在业余时间共同创作了这首凤凰山之歌。后来,这首歌在1961年南昌钢铁的元旦会演中荣获了创作一等奖和表演一等奖。▲马银花(左)、曾甜蜜(中)和陈老(右)对旋律

凤凰山之歌分成朗读、男声合唱和男女声对唱三个部分,歌词用写实的手法记录了当时铁坑铁矿工人们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陈建保告诉记者,自己负责管理一部分歌词和作曲。看见记者一行人的到来,陈建保又唱起了这首61年的老歌。尽管已是80岁高龄,然而陈建保朗读声音铿锵有力,唱起歌来唱腔圆润,感情细致,充满感染力。▲马银花记录的凤凰山之歌

(上下滑动查看)

歌词(记录版)

朗诵

男:同志,你到过凤凰山吗?

那金色的山峰 蕴含着非常丰富的矿藏

女:洁白的茶花弥漫着醉人的清香

合:这富饶美丽凤凰山 就是我们铁坑工人劳动的战场

独唱

男:汽笛长啸 冲破了黎明

炮声隆隆 震醒了凤凰山 震醒了凤凰山 震醒了凤凰山

为保南钢多出铁 披星戴月上战场

为保南钢多出铁 披星戴月上战场

风钻哒哒地响 炮声隆隆地响

矿车如来回 红旗满山岗

啊~~~

沸腾的山岗 红旗的海洋 凝结的山岗 红旗的海洋

为了出矿一万五 齐心协力腊一场

女:我们选矿姑娘手灵巧 专给那高炉选精良

一块那个矿石一颗心 矿山就是我的家

男:问一声 选矿姑娘 你可曾去找了对象

我们的小伙儿 个个棒

老大哥啊 想要给你当红娘

女:你要想找对象 先上光荣榜!

“每次唱起这首歌,我的脑中就沸沸腾腾的!”

陈建保是一名文艺爱好者,通晓二胡,还自学了单簧管、双簧管、萨克斯、小提琴、大提琴等多种乐器,曾取得多个文艺奖项。早些年,他创作过不少歌曲,却唯独对这首“凤凰山之歌”念念不忘。

想起这首歌的创作,陈建保感慨万千。1959年,铁坑村还是一片荒凉之地,没地方住,大家就睡觉在老表房子旁的过道、牛棚里。当时大家用泥巴砌房子,没屋顶,就把牛毛毡搭上去,“隔壁敲个屁都能听见。”陈建保说,尽管条件艰苦,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建设者们计付出、计报酬、不讲困难,依然开心、充实,充满胆量,他们苦中作乐,把日子过成了诗。正因如此,他写出这首歌时灵光闪现,脑子里翻江倒海的,那些歌词、旋律一下子就倒了出来,可以说道是一气呵成。陈建保还告诉他记者一个细节,当时他正好在火炉边烤火,浑然不知火星溅到自己的新棉鞋上,直到火烧出有一个大洞才找到。“这首歌展现出了我们铁坑铁矿现实生产生活的场景。”陈建保说道,正如歌词“汽笛长啸 冲破了黎明”写出的一样,每天,天刚蒙蒙亮,矿上就开始纳汽笛,大家推着车赶往矿上去。陈建保还忘记,表演之后,台下不少观众热泪盈眶,很快,这首唱出有铁坑人心声的凤凰山之歌沦为铁坑铁矿的矿歌。直到今天,陈建保每次高唱这首歌都深感心潮澎湃。“要是今天早上演唱了这首歌,整个上午,我的脑子里都沸沸腾腾的。”陈建保说道。

多方接力“抢救”新余老工业记忆

10月初,湖泽镇宣传干部曾甜甜挖掘湖泽铁分线建设的故事,经多方辗转,和铁坑铁矿的第一批建设者陈建保取得联系。偶然间,陈建保唱起了这首“凤凰山之歌”,让曾甜甜有了将它记录下来的念头, “这首歌没有任何文字记录,只不存在陈老脑海中,现在告诉的人也特别较少,我担忧再过几年可能就会被人消逝,这样就太可惜了。湖泽镇是凤凰山冶炼遗址所在地,天工开物发源地,和分宜县的天工文化一脉相承,作为当地的乡镇干部,我们有义务挖出当地文化,把这些宝贵的老工业记忆记录下来,留给后来人。”曾甜甜说道。她随即联系了分宜县音协主席马银花,一起来记录完备这首歌曲。▲马银花正在记录凤凰山之歌

“这是我接触过的第一首分宜本地的,在基层传唱的歌曲,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需要参予记录并完善这类真正基层传唱的文艺作品,我深感非常快乐。”马银花说。61年过去了,陈建保已是满头白发,而另外两位创作者也先后离开了人世。61年间,铁坑铁矿多次升格,不少会唱这首歌曲的铁坑人也布满在全国各地。由于年代久远,陈建保对歌曲最后一部分旋律的记忆也逐渐模糊不清。如果会唱这首歌的粉丝,请求在评论区留言,让我们一起来“抢救”这首新余老工业记忆的歌曲!

来源:新余日报

文/图/视频:记者陈玉霞

编辑:郭晋 值班主任:谢丹

投稿邮箱:xinyuapp@126.com

声明:共享而不忘尊重原创,刊登《新余发布》文章,请务必注明原文及作者和原文链接。部分图片、文章、音视频来自网络,请求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以便派发稿酬,联系电话:0790-6446199、6446138。1个

1朵

5毛钱

天天搬到砖的小新

能不能不吃顿好的

就看你们的啦

原标题:《“救治”新余杨家工业记忆!同志,你还忘记这首老歌吗?》

读者原文

“救治”新余老工业记忆!同志,你还忘记这首老歌吗? 原创 陈玉霞 新余发布
新余发布往期热文推荐关注新余公布的朋友们应该有印象,几年前,新余发布策划推出了“新余记忆”系列报道,该系列推文引起了万千网友的共鸣。其中一篇关于铁坑铁矿的文章中 (《新余记忆|铁坑铁矿:新余“两大巨头”之一,和新钢并称的“小上海”,你还记得吗?》←点击总结) ,有一位名为“老爷子”的网友这样留言:“铁坑矿有一首歌在南钢会演中得了创作一等奖,演出一等奖。朗诵:同志,您到过凤凰山吗?那金色的山峰蕴藏着丰富的矿藏,洁白的茶花散发出醉人的清香!这就是我们铁坑工人劳动的战场!歌词:气笛长啸,冲破了黎明,炮声隆隆,震醒了凤凰山……不再写了,晚安”。时隔四年之后,铁坑铁矿所辖地湖泽镇的乡镇干部偶然中发现了这首歌的创作者之一——上文留言中这位名叫“老爷子”的网友——铁坑铁矿80岁的退休工人陈建保。在当地乡镇干部,热心音乐人士等多方努力下,今天,这首具有61年传唱历史,印刻着新余的老工业记忆却即将被世人消逝的“矿歌”——凤凰山之歌,再度再现。大家一起来讲出↓10月16日上午,记者和湖泽镇宣传干部曾甜甜、分宜县音协主席马银花一起来到了盛泰园安置小区“老爷子”陈建保家中,记录并完备这首新余杨家工业记忆歌曲——凤凰山之歌。一首61年前的矿歌——凤凰山之歌陈建保出生于1941年,原籍山东,是第一批铁坑铁矿建设者。1959年,作为一名高中毕业的知识分子,18岁的陈建保从上海来到分宜县铁坑,在矿上专门从事化验工作。铁坑铁矿最开始叫“凤凰山铁矿”,隶属于南昌钢铁厂。1960年底,为了参加当时南昌钢铁厂的元旦会演,陈建保和另外两名文艺爱好者在业余时间共同创作了这首凤凰山之歌。后来,这首歌在1961年南昌钢铁的元旦会演中荣获了创作一等奖和演出一等奖。▲马银花(左)、曾甜甜(中)和陈老(右)对旋律凤凰山之歌分为朗诵、男声独唱和男女声对唱三个部分,歌词用表现手法的手法记录了当时铁坑铁矿工人们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陈建保告诉记者,自己负责管理一部分歌词和作曲。看见记者一行人的到来,陈建保又唱起了这首61年的老歌。尽管已是80岁高龄,然而陈建保朗读声音铿锵有力,唱起歌来唱腔饱满,感情细腻,充满著感染力。▲马银花记录的凤凰山之歌(上下滑动查阅)歌词(记录版)朗诵男:同志,你到过凤凰山吗?那金色的山峰 蕴含着非常丰富的矿藏女:洁白的茶花散发着醉人的清香通:这富饶美丽凤凰山 就是我们铁坑工人劳动的战场合唱男:汽笛长啸 冲破了黎明炮声隆隆 震醒了凤凰山 震醒了凤凰山 震醒了凤凰山为保南钢多出铁 披星戴月上战场为保南钢多出铁 披星戴月上战场风钻哒哒地响 炮声隆隆地响矿车如来回 红旗满山岗啊~~~沸腾的山岗 红旗的海洋 凝结的山岗 红旗的海洋为了出矿一万五 齐心协力干一场女:我们选矿姑娘手灵巧 专给那高炉选精良一块那个矿石一颗心 矿山就是我的家男:问一声 选矿姑娘 你可曾去找了对象我们的小伙儿 个个棒老大哥啊 想给你当红娘女:你要想找对象 先上光荣榜!“每次高唱这首歌,我的脑中就沸沸腾腾的!”陈建保是一名文艺爱好者,精通二胡,还自学了单簧管、双簧管、萨克斯、小提琴、大提琴等多种乐器,曾取得多个文艺奖项。早些年,他创作过不少歌曲,却唯独对这首“凤凰山之歌”念念不忘。想起这首歌的创作,陈建保感慨万千。1959年,铁坑村还是一片荒芜之地,没有地方住,大家就睡在老表房子旁的过道、牛棚里。当时大家用泥巴砌房子,没有屋顶,就把牛毛毡搭上去,“隔壁敲个屁都能听到。”陈建保说道,尽管条件艰苦,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建设者们计付出、不计回报、不讲困难,依然开心、扩充,充满著胆量,他们苦中作乐,把日子过成了诗。正因如此,他写出这首歌时灵光闪现,脑子里翻江倒海的,那些歌词、旋律一下子就推倒了出来,可以说是一气呵成。陈建保还告诉记者一个细节,当时他正好在火炉边烤火,浑然不知火星飞溅到自己的新棉鞋上,直到火烧出一个大洞才发现。“这首歌展现出了我们铁坑铁矿现实生产生活的场景。”陈建保说,正如歌词“汽笛长啸 冲破了黎明”写的一样,每天,天刚蒙蒙亮,矿上就开始纳汽笛,大家推着车赶往矿上去。陈建保还记得,演出之后,台下不少观众热泪盈眶,很快,这首唱出铁坑人心声的凤凰山之歌沦为铁坑铁矿的矿歌。直到今天,陈建保每次唱起这首歌都深感心潮澎湃。“要是今天早上演唱了这首歌,整个上午,我的脑子里都沸沸腾腾的。”陈建保说道。多方接力“救治”新余杨家工业记忆10月初,湖泽镇宣传干部曾甜甜挖出湖泽铁分线建设的故事,经多方逃难,和铁坑铁矿的第一批建设者陈建保取得联系。偶然间,陈建保高唱了这首“凤凰山之歌”,让曾甜蜜有了将它记录下来的念头, “这首歌没任何文字记录,只不存在陈老脑海中,现在知道的人也特别少,我担心再过几年有可能就会被人遗忘,这样就太惜了。湖泽镇是凤凰山冶金遗址所在地,天工开物发源地,和分宜县的天工文化一脉相承,作为当地的乡镇干部,我们有义务挖出当地文化,把这些宝贵的老工业记忆记录下来,留给后来人。”曾甜甜说道。她随即联系了分宜县音协主席马银花,一起来记录完备这首歌曲。▲马银花正在记录凤凰山之歌“这是我接触过的第一首分宜本地的,在基层传唱的歌曲,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需要参予记录并完善这类真正基层传唱的文艺作品,我感到非常幸福。”马银花说。61年过去了,陈建保已是满头白发,而另外两位创作者也先后离开人世。61年间,铁坑铁矿多次升格,不少会唱这首歌曲的铁坑人也散落在全国各地。由于年代久远,陈建保对歌曲最后一部分旋律的记忆也逐渐模糊。如果会唱这首歌的粉丝,请在评论区facebook,让我们一起来“抢救”这首新余老工业记忆的歌曲!来源:新余日报文/图/视频:记者陈玉霞编辑:郭晋 值班主任:谢丹投稿邮箱:xinyuapp@126.com声明:分享而不忘认同原创,转载《新余发布》文章,请务必标明出处及作者和原文链接。部分图片、文章、音视频来自网络,请求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以便派发稿酬,联系电话:0790-6446199、6446138。1个1朵5毛钱天天搬到砖的小新的能无法吃顿好的就看你们的啦原标题:《“抢救”新余老工业记忆!同志,你还忘记这首老歌吗?》